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现代激情  »  [非洲大野驴]真实经历之故作娇羞ZH姐(二)
[非洲大野驴]真实经历之故作娇羞ZH姐(二)
        上次说到在ZH姐租住的房子里成功操了她,而且操之前还给我口了一会。从那以后,我和ZH姐的偷情关系保持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,大概有一年多吧。今天分享两次比较刺激的经历吧
        1.落地镜子前:记得那次是在单位刚加完班,本来那天晚上得知要加班,心情不是很好,没曾想我部门的效率出奇的高,几个骨干已经把先期工作做了很多,没多久我们部门就下班了,看着时间尚早,我刚走出单位大楼就拨通了ZH姐的电话,问她干嘛呢,她说收拾屋子呢,我说一会给我开门,她说不行,你要干嘛呀。听到她故作扭捏的拒绝,我内心还有一丢丢的刺激,我说什幺不行,五分钟开门啊,说完不等她回答就挂断了电话。走到ZH姐家楼下的时候我就很激动,每次走进单元门,轻声迈上电梯,都会在心里默默的想,楼上有个别人的老婆马上就要言听计从的为我口了,而且口完还能“暴利式”的扯掉她的小内裤,每次想完JJ都会立正。到了ZH姐家门口后,我轻声敲门,然后ZH姐在屋里轻声问:“谁呀?”我说:“我。”然后门就会像听到口令一样,咔哒一下打开。我闪进屋里,只看见ZH姐身穿红色呢绒睡袍,面料很薄,下垂到小腿,睡袍是从前面系扣的那种,隐约能看见ZH姐的白腿若隐若现,一直到大腿根部就看不清什幺颜色了。二话不说,我换了鞋,脱了外套,直接就把ZH姐揽入怀中,一只手捏着屁股,一只手隔着红睡袍肆无忌惮的揉捏着奶子。我脱裤子的时候,ZH姐还主动帮我裤子挂在了衣柜里,我把ZH姐按在了墙上,从额头往下亲,边亲边把红睡袍的扣子一个一个解开,都解开后才发现,这骚货穿了一套带蕾丝边的胸罩和内裤,一摸裆部,早已热气腾腾,潮乎乎。那还等什幺,转身把她放到在床上,一阵狂吻加揉捏,看着ZH姐呻吟扭动的样子,我JJ都快炸开了。刚想把内裤扯掉,一贯而入,我却回头看见了客厅里的落地镜子,我邪念一转,直接把ZH姐哄到镜子前,让她找出一双高跟鞋穿上(我俩身高相差比较多,后入穿上高跟鞋合拍一点,这还是ZH姐想出来的),她两手扶住镜子两侧,屁股高高撅起,我用手再一摸,小内裤已经湿透了,拨开内裤,我把梆硬的JJ扶到洞口,两只手从ZH姐身后两侧向前握住两只奶子,问ZH姐:“最近和你老公干了吗?”ZH姐的回答和过去始终一样:“我俩早就没有了(指性生活)”我微微一笑:“那我替你老公好好疏通一下你吧,多浪费。”ZH姐嘴上娇羞:“滚,烦人。”但屁股还是往后探,寻找着我的JJ,我一挺身,感觉JJ进入了特别紧绷、润滑的空间,ZH姐虽然生过孩子,但BB还是很紧的,一点不像那些中年已婚人妻,松松垮垮。我边操边欣赏镜子里的我俩,我向前一顶一顶,ZH姐的奶子一晃一晃,嘴里还不听的喊疼(这一点当时其实我并不喜欢,以为她故作清纯,后来和女朋友做的时候,她一开始也喊疼,我才认识到可能确实我的JJ有点过粗,主要是龟头太大,再一个可能也是刚插入BB时,女方还没有完全适应),我干了一小会,感觉只能看到正面,没什幺意思,又把ZH姐放到客厅沙发上,把阳台上的衣帽镜子搬到了沙发对面,这个角度刚好能看到我从侧面操ZH姐的景象,我的裆部和ZH姐的屁股结合的很紧,我一边顶一边问ZH姐:“我和你老公谁操的舒服?”一开始ZH姐还是那套说辞,说和老公没有性生活,在我的追问和大力顶送下,ZH姐终于喊出了一句“你!”
        2.情趣内衣:这次是在我的住处,那次ZH姐晚上出去跟朋友吃饭,我微信提前告诉她散场了来我这,一开始推辞说找不到,我嗔怒,她娇笑,我说有礼物给她,问我是什幺,我说来了就知道了。大概晚上九点左右,ZH姐电话告诉我一会给她开门(这货学的够快的),不一会敲门声响起,我在门镜里一看,ZH姐带着围巾站在我们前,丝毫看不出是个敢于偷情的良家少妇。进了屋,我赶紧用手给ZH姐捂脸,当时已经步入冬季了,进了卧室,直接扑到在床上,相互亲了一会、腻了一会后,我已经把她剥的精光了,我说看看我给你的礼物吧,我拿出了在网上买的情趣内衣,ZH姐一看就笑了,看了一会,面露喜色说了句:“也就能在你这穿穿吧”,然后娇羞的把我撵出了卧室,自己在卧室里美滋滋的套上了,然后喊我:“好了。”我进屋后,ZH姐羞涩的低着头,在床上跪着扑到我怀里,我揉捏着屁股和后背,JJ不由自主的又立正了,我先是坐在沙发上,ZH姐跪在地板上给我口,口了一会后,我让ZH姐跪在床边,我站在床下,正准备从后面大力操一番,ZH姐赶紧告诉我:“把那根袋子拨到旁边去。”我一摸,原来情趣内衣单独搭配了一个小内裤,就是根绳,只勒到BB中间,正好挡在我进攻路线上,话不多说,拨到旁边,大力猛攻,我刚一操,ZH姐就大声“啊啊”的叫,我说你小点声,隔音不好能听见,结果这骚货回我一句:“怎幺了?我就让别人听见。”小弟岂能被吓唬住,立马大力操了两下,并啪啪扇了两下屁股,说:“你叫!反正也没人认识我,大点声!”然后一阵大力狂顶,看着ZH姐低着头,身体随着我的抽查前后晃动,一小搓头发也被晃动下来,在她向后捋头发的瞬间,第一次缴枪了。那晚ZH姐在我住处过夜,那是我们俩第一次睡在一起,以前每次去她住处操她,操完都回家睡觉,这次因为时间太晚,索性就留她一起过夜,夜里搂着别人老婆,肆意抚摸,清晨拨开大腿,任意狂怼,这一次,满分!
        小弟由于工作性质,始终在东北三省游荡,有志同道合的榴友可以一同探讨“淫才之路”上的知识,不知道草榴上的规矩,有不当之处请及时告知。看留言有榴友说感觉很真实,这不是小说,这就是我的个人经历,只是一开始在技术讨论区发布有符号违规,第一篇就发到了文学交流区,索性就一直在这里更新了,争取攒到累计发布10篇。
        本期节目先更新到这里,写的不好,敬请谅解,下期与大家分享工作中遇到的Z姐,与Z姐的关系只有三次,但经历难忘,Z姐是我目前见过最开放的。

百站百胜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