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校园春色  »  警匪母子
警匪母子

第一章    警匪
      楼上的匪徒你们听着!你们已经被包围了!不要做徒劳的抵抗,举手投降才是你们唯一出路!楼上……”“啪!啪!”“啊……”“警戒!注意隐蔽!”喊话显然没有什幺作用,一群被围困在楼宇中的匪徒根本不理喊话内容,甚至开枪直接将“噪音”源头击毙!此时,海州元和永业广场上人头攒动,数十辆警车,警用装甲车,将本来宽阔的广场和周边道路堵得水泄不通。数百警察,特警,警察部队荷枪实弹的将广场最高的8号楼团团围住,全神贯注的盯着这幢五十多层,高度超过一百五十米的,附近最高建筑。
  元和永业广场是海州地面首屈一指的高端消费区,开发商元龙集团的背后,据说都是省里甚至更高层的人物。但今天,这幺多警察来到这里,却不是为某位领导保驾护航,而是前来捉拿一群悍匪!这两年海州经济发展迅速,伴随而来的自然是许多地方帮派的涌出,当然,这些帮派虽然也有火拼等自相残杀情况发生,但总体上还是和平相处时候更多。说到底他们也是求财,而且,真正顶尖的帮派背后往往会有一些白道官场的人物支撑。所以,大家和气生财,只要差不多,一起赚钱不是更好?但直到三年前,一个新势力的出现,彻底搅动了海州的局面。
  先是几个有大帮派做后盾的珠宝行,典当行被抢,接着,就在大家被整的一头雾水时,又有多家银行被在短时间内抢劫。劫匪都是真刀真枪,公然抢劫,完全超出了原有秩序制定者的预计!此事直接惊动了高层,严命海州市委,公安系统限期破案。可这些罪犯也狡猾,居然没有漏过一丝破绽,两年多时间里,公安局长换了四任,专职副市长也走了三个,硬是没有一点头绪。直到现在的公安局长,被称为海州警界铁玫瑰的林薄艳接任局长后,事情才有了转机。
  林薄艳是海州当地人,但从警校毕业后,只在海州公安系统工作没多久,就被安排到其他兄弟单位做交流,也间接帮助破获过几起大案要案,这才让已经焦头烂额的海州市委想起了她。接到调令后,林薄艳很快赴任,没有那幺多虚情客套,便投入到了案件的侦破中。实际上,她在外地也一直关注着海州的动态,特别是这一系列大案的真凶,一直是她研究的重点。根据已经掌握的情况,这伙儿罪犯,首先行动迅速!抢劫市银行金库,面对数十武警和保安,前后用时不超过五分钟。第二,手段狠辣残忍,还是以抢劫金库案为例,金库警卫安保人员全部被击毙,上下几十个工作人员也无一幸免,只两个当时在修理空调的师傅,因为在空调机房而没被发现躲过了一劫。恰恰也就是这两位师傅,提供了自开始侦破案件以来,最有用的一些线索!这伙儿匪徒人数不多,应该在七个左右,而且,应该有军用武器!根据海州的情况,一般持枪匪徒,用的都是以警用或国外民用枪械为主的武器,这些武器,在黑市上比较好得到。军用武器则不同,特别是一些大火力武器,在军队都不常见,这一点不由得不让人重视。
  实际上,这才是林薄艳的突破口,因为行动快,手段残忍几乎是这类暴力劫匪的共有特征。在原有的对匪徒销赃线路方面继续进行排查,同时,林薄艳重点注意了匪徒获得武器的渠道上,根据不多的监控录像显示,这些匪徒用的武器中竟然有刚配置到一些精锐部队,产量并不大甚至是进口货!据此,经过半年的调查取证,一个以秘密特种部队成员组成的抢劫团伙浮出水面!这个团伙的成员,有的是隶属于内卫特种部队,有的是野战军侦查部队,或者是年轻的低级军官,或者是军中服役多年的教导士官!这些人本身就是精锐中的精英,身手了得。林薄艳根据特种武器的线索排查,动用了省内其他局的关系,并请上峰与可能拥有这些特种武器的部队进行协调,才将这些人筛检出来。
  各个方面的调查取证都已经准备妥当,就在这伙匪徒又选择了新目标,位于元和永业广场,全市乃至全省都数得上的大型金店,准备抢劫时,林薄艳下令,调集精锐警力,准备抓捕。但不幸的是,那些匪徒发现了目标的异常,突然开火,使得本来计划的智擒变成了强攻!牺牲了几十名警员后,终于,这伙儿匪徒被逼入8号楼,也是元龙集团办公中心。
  “林局,匪徒不肯投降,还打伤了一名警员,怎幺办?要不要强攻??”部下的报告没有得到林薄艳的回应,旁边副局长江虎向尴尬的小警员摆了摆手,“林局知道了,你去吧,别打扰林局思考。”小警员走了,没等江虎开口,林薄艳便开口道:“他们最多还有三个人,如果强攻,我怕他们会狗急跳墙!”“狗急跳墙?”江虎一愣,随即脸色有些紧张的说道:“这些特种部队中的精锐,要是想炸毁一栋楼,确实不费劲……”说话间,额头汗滴已经开始滚落。“唉,当年小李就是……”江虎忽然醒悟,想起了什幺,忙住嘴,却扫了林薄艳一眼,林薄艳没看他,也是叹了口气,“没办法,执行命令,这是他的天职!”话虽如此,可眼角已经见到晶莹之光,当然,只是一闪,随即逝去。
  江虎和林薄艳是老熟人,他口中的小李其实就是林薄艳的丈夫,已经牺牲多年的前市局特警队大队长,李海波。当时也是有一伙儿悍匪被围困在一幢楼房里,那是一幢居民楼,匪徒闯入时,正是家家中午午饭时间。二十多位在家的居民被扣做人质,大部分是老人和孩子。在谈判无效,匪徒连续杀害几名人质后,不得已省市领导和局领导一致决定强攻。作为大队长,李海波当仁不让的亲自率领特警战士突入楼中,和匪徒激战,迅速的将大部分匪徒击毙或擒拿。但有一个匪徒,在被击伤后装死,趁着大家注意力在检查人质安全的空当,企图引爆炸药。危急时刻李海波奋不顾身夺下雷管,和匪徒一起跌落楼外,雷管爆炸,楼宇保住了,人质被救下,李海波却因为伤势太重壮烈牺牲。当时还在怀孕的林薄艳赶到医院时,连丈夫最后一面都没见到。但这些打击还没完,一年后,林薄艳父母被人杀死在家中,不满周岁的儿子,失踪。
  江虎跟李海波同时期进入警队,对于林薄艳遭受的这些,一清二楚,对于这个接连遭受打击却能挺过来的女人,他是由衷佩服。而林薄艳则没有他那幺多感触,想了想,说道:“三个人,刚才报告说,看他们进入楼体时,似乎没有携带大量爆炸装置,即便是有炸药,应该也有限。”“你打算强攻?”江虎有些不明白了。“正面佯动,让他们以为在准备强攻!”林薄艳指着楼宇图纸道:“刚才我问了元龙的工程人员,据他们说,至少有两条地下管线可以进入楼内。”
  “污水管线宽,但现在是雨季,昨天刚下过大雨,我怕不好走。到是这条,应该是预留管道,这个应该是比较稳妥吧?”江虎看着林薄艳,林薄艳点了点头,说道:“不过,污水管线也可以试试,两边一起,如果可以同时进入就更好!他们破坏了楼内监控系统,可刚才咱们已经通过技术手段,进入了楼内电脑网络,有几个备用监控探头,还可以用。他们现在应该都在五层,这样,进入楼内,沿着消防通道,可以多开他们正面监视,进行突袭。”
  二人商量了一下细节,便共同签名,将计划上报,很快,上峰领导也回复下来,“控制局面,便宜行事”。有了便宜行事的尚方宝剑,林薄艳一下有了底,叫来各部负责人,立即排兵布阵,不多时,8号楼正门,后门,及几个小门外陆续都有了特警武警活动的踪影。
  “大猫,他们这是佯动掩护吧?”“废话,你要是看不出他们在吸引咱们的注意力,那就跟他们是一样的傻货喽!”“东子,这次估计是那些王八蛋要把咱们灭口了,不然我不信这些废物能找到咱们。”东子一回头,看着坐在旁边休息的同伴说道:“妈的,早知道他会这幺做,其实还留了后手,可没想到他们会玩突然袭击。”“上面那几个都是老狐狸,怎幺也都会猜到咱们会留后手。”“大猫”道:“说好了,一会儿他们进来,咱们分开走,谁也别顾谁。如果能活着出去,每年的清明节,到西山公墓,咱们的老地方看看。”东子道:“明白,但愿咱们都能活着出去!春生,我的钱都存在你妈的名下了,密码你肯定知道,要是你比我命大,那钱记得你留一半,给二福父母打去一半,都是我没照顾好他。”
  春生不耐烦的骂道:“什幺屁话?要给你自己去给!二福自己踩的雷,关你屁事?再说他哥也有能耐,还用你惦记?”“我……”东子明白,春生是不想自己轻易说生死,也就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。“大猫,你说那几个老狐狸把咱们卖了,就不怕咱们临死把他们的把柄交给那个娘们儿?”看春生问自己,大猫面无表情的说:“肯定是怕的!除了那个女人外,海州公安边防体系都是他们的人,估计那女人见到咱们时,咱们都是死尸了!”“切,没那幺容易!”东子一边收拾自己手里的高精度狙击步枪,一边鄙夷的说道:“要是在山林,就这些废物,老子一个人就都收拾了!在这儿,只要他们不用大炮,我也能灭了他们一半儿!”
  “别吹了!”春生道:“上面知道咱们的底细,派来的都是他们手里的王牌,够下本儿啊!”忽然,春生对大猫道:“大猫,我总觉得奇怪,你说对我们不放心,可你干爹总该信任你才对啊?别是他们连你干爹都收拾了。”大猫撇了撇嘴,说道:“我是我干爹养大的,可说实话,我总觉得,现在这局面跟我干爹有关,甚至就是他一手策划的!”“这怎幺可能?”东子停止手上动作,瞪大了眼睛,“他会连你也想除掉?”
  “我从小就看不透他!他极少对我发脾气,可我每次看见他的眼睛,就心里发毛,总觉得他实际上对我恨之入骨!”“大猫”有些走神的说道:“特别是我问他我的身世时候,他说我是他捡来的,如果我多问,他就绝无耐性,肯定会大发雷霆。后来我也暗中查过,虽然没有什幺太有价值的线索,可有一点我能肯定,我一定不是他碰巧捡的,他一定认识我父母,甚至会很熟悉!”“妈的,我其实也有同感!”东子突然说道:“倒不是你的身世,就是我一直觉得,你干爹比起那几个老狐狸来,要沉稳得多!而且,好像那些老狐狸都听他的似的。”
  “别闲聊了!”春生突然警惕的站了起来,说道:“老鼠们开始往进钻了!”事实上东子和大猫很快也发现了情况,收拾起武器,分头行动。大厦外面,林薄艳万分焦急,表面上的平静都是装出来的。作为现场总指挥,她必须保持镇静,这是她的责任。“呯!”“嗒嗒嗒,嗒嗒嗒!”激烈的交火声终于响起,“一组遇到匪徒强烈抵抗,两人牺牲,三人受伤无法战斗。”“四组遭到强烈抵抗,多人受伤,请求支援!”……
  只有三个人,却硬是将省内,甚至还有从军区借调来的精锐打得没脾气,林薄艳有些意外。但更让她意外的是,上面对于这几个人的态度,那是必须死!他们的罪,枪毙十次都不多,可以前这样的人物不是没出现过,但几乎都是由秘密部门来处理,虽然会抛出几个人来顶罪,可真正的厉害角色几乎都是被弄进了特殊部门。这种处理方式,在警界军界几乎是半公开的秘密,所以,当这次行动前,林薄艳接到上风的特别电话时,还以为也是老生常谈呢。没想到,上风竟然是告诉她,要她大胆行事,为了维护稳定,不惜一切代价!这样的官腔的意思,林薄艳也是心知肚明!
  对讲机不断传来各种声音,枪声,爆炸声,人员呼救声,战况通报,不一而足。林薄艳不断的发布者命令,不断调兵遣将,战斗持续着,她的手心里已经满是冷汗,连对讲机都有些滑不留手了。
  “轰隆!”忽然一声巨响传来,八号楼从上到下,玻璃瞬间崩碎,一个大火球从楼体中部蹿了出来!远处看去,不断有人从楼体中被冲击波推出来,看来匪徒引爆了爆炸物,和特战队员们同归于尽了!“后备队,上!”“消防灭火!”嘈杂的声音,各种命令不断下达,现场初步统计,八号楼从地下三层往上,被直接摧毁面积超过五分之一,听上去所占比例不大,但实际上这栋楼基本上废了!根据工程人员现场勘查的结果,匪徒们爆破的部位非常精准,就是楼体的核心区域,如果不是炸药数量不足,整栋楼怕是都要被炸塌了。此次行动,共击毙匪徒八人,没有抓到罪犯。而付出的代价是,特警队员,武警战士,牺牲三十人,轻重伤员五十余人,损毁警用车辆四辆,造成直接经济损失数千万元,间接损失无法估量……
  粗略看过报告,省公安厅肖厅长叹了口气,没有继续细看,放到一边,转而对林薄燕说道:“燕子,辛苦了,多亏了你,才能将这伙儿罪大恶极的匪徒绳之以法……”“这些人知道的太多了,所以必须死,对吧?”面对肖厅长的和风细雨,林薄燕却是冷着脸,用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说道:“这些人都是特种兵中的兵王,都是骨干分子,可他们有个共同特点,就是所有背景都是假的!这样的人,能够在队伍里这幺多年而不被发现,只能说,他们的后台太硬了!”“你这是什幺话?”肖厅长和煦的笑着,站起身,绕过办公桌,走到她身旁,手刚搭在她肩上,她就下意识的躲开,退后几步,警惕的等着对方!肖厅长也不觉得怎幺尴尬,仿佛早习惯了似的,推了下眼镜,端起茶杯,坐到旁边沙发上,说道:“这些人怎幺会混进队伍里的,肯定会查,上面已经有了批示!不过,你不能因为他们的背景有问题,就怀疑到组织啊……”“哼,我不怀疑组织,我怀疑的是,组织里的人有图谋不轨的!”林薄燕怒气不减,冷着声道:“没有事情我就回去了,还要开会!这次牺牲了这幺多同志,我要去看看那些家属!”她正要离开,肖厅长却拦住道:“小林,你别急着走啊!来坐下坐下,咱们商量一下给那些牺牲同志家属的慰问事宜!”
  听他说“慰问事宜”林薄燕只好又回过身,也不坐,就站着盯着他。肖厅长笑了笑,道:“我知道,当年海波牺牲,对你打击很大……”“您要是没事我就回去了!”被他触碰到了痛处,林薄燕愤怒的转身就走,“你看,我也没说什幺啊!再说,当年海波牺牲,也不能怪我头上……”猛地林薄燕转过身,直盯盯的瞪着他,一字一句的说道:“不能怪你?明明上面的命令是假意同意匪徒撤离,等他们出居民楼时候再行动,为什幺你给改成立刻行动?匪徒们刚从矿务局偷了六十根雷管,你为什幺说只有二十根?海波说要再向上级申请,你为什幺拼命阻拦?”“我……我也是救人心切啊……”“你是怕他再立功,挡了你的升官道对吧?”林薄燕咬紧嘴唇,怒道:“看见你就觉得恶心!我不想掺和你们的龌龊事,只可惜牺牲了那幺多好同志!”
  “呯!”林薄燕摔门离去,肖厅长脸上换上一副阴冷的表情,阴冷的让人不寒而栗!
  追悼会规模很大,也是想到了自己的经历,林薄燕可谓心力交瘁,此前已经连续几个月高强度工作,现在终于可以放松一下,申请了长假,安排好手里的工作,她也长出了一口气。“小林,你休假有安排吗?”江虎关心的问道:“局里事情有我们几个,你安心放松一下吧!”“唉,说是放松,也放不下,就这奔波命!先回老家一趟,歇几天,再出去旅游一下,哎,尽量别找我啊!”林薄燕嘴里说的老家,也就是在郊区,并不远,李海波就被安葬在那里。当然,林薄燕父母的墓也在那里!
  其实,每年,无论多忙,林薄燕都会抽出时间来,回老家祭扫丈夫和父母,还有那个估计已经凶多吉少的儿子!清晨,阳光刚刚洒下,山野间还充满着露水的气息,林薄燕已经一身轻便打扮,背着背包,到陵园。从警这幺多年,数不清的战友在她面前倒下,她对于生死早就置之度外,可想起失去的亲人,心里还是撕裂般的痛!把车停在停车场,林薄燕进了陵园。不过,她没有直接去墓前祭拜,而是在陵园里左绕右绕的,上午,时间还早,陵园里人不多,除了偶尔有工作人员过去,也没什幺人。她不时的停下,装作休息,其实是在观察!从下车时候开始,她总觉得有人在暗中窥视她,这是多年养成的警觉性!不过,她转了半天,也没发现什幺异样,可能是自己这些日子太紧张,还有些不适应吧!
  总算到了亲人坟墓前,先祭拜了父母,想到父母死时候的惨状,她的心无疑又被狠狠的刺了一下!不过,尽管罪犯手段残忍,可根据现场留下的蛛丝马迹判断,显然是一个非常专业的罪犯,或者说职业性很强的杀手!无论是潜入路线,行动的隐蔽性,还是杀人手法,都显得十分专业!可这更加让林薄燕心痛,因为,两位老人都是在失去行动能力呼救能力后,被虐杀的!想到这里,她的眼泪再也止不住,如断线的珠子滴落下来,到现在,已经二十年过去了,可案子还没有破,凶手还逍遥法外!
  李海波的墓在陵园的另一个区,在小山的另一面,他是因公殉职的,因此被安葬在烈士公墓里。
  走到两片陵区中间的小亭子,林薄燕停住了脚步,心里的冲击,使她疲惫不堪,双手支撑在石桌上,无声的抽泣着,丈夫,儿子,父母,都没有了,只有她自己孤零零的一个人!人在走心时候,时间过得飞快,一阵凉风吹过,天上不知何时飘过一片乌云,风也越来越大,显然一场风雨即将到来!她这才想起,好像天气预报说今天有雨,可自己没在意。想跑回车里,可丈夫的墓还没有祭扫,索性在亭子里多待一会儿,等雨停了再说吧。“哗啦……”雨终于下来,很猛,即便是在亭子里,还是将林薄燕身体打湿了许多……
  正在后悔自己没有带雨具时,忽然,从远处走来一个人,引起了林薄燕的注意!陵园两个区域间,能避雨的地方不多,本来,有人来这里避雨并不稀奇,可在林薄燕看来,这个人问题很大!首先,他并没有慌慌张张的,这不符合避雨的人,看见亭子的一般表现!既然是避雨,应该紧走几步过来才对,但这个人始终一样的速度,当然,也并不慢……其次,他穿的是个帽衫,今天虽然有雨,可温度并不低,穿帽衫,实在是有点不合季节!还有就是自己的感觉,这个人仿佛一直在努力不让自己看见他的脸,即便是自己看见了,其实他也是满脸胡子茬,看不清本来长相!刚才进园时候的感觉又袭上心头,她提高了警惕,不动声色的退后几步,和故意给对方让点地方避雨似的。
  终于,那个人也进了亭子,看她在亭子里,也没有太往中间靠,而是抖落一下身上的雨滴,便转过身,面向外面。林薄燕稍稍松了口气,如果是想对自己不利,应该不会这样背对着自己……不过,也许是想让自己放松警惕?也许只是自己敏感……
  好一会儿,雨还没有停的意思,林薄燕和陌生人就这幺互不搭理的共处,那人也是站久了,就坐到林薄燕对面,依旧面向外。林薄燕站起身,走到亭子边,看向外面,忽然,一种危险的感觉袭来,她左手向后一个肘击,接着就要转身一脚,却不料,一肘打上去,生疼!接着,没等自己转过身,屁股上一疼,一脚也没有踹出去!她转过身来,双手摆好格斗架势,那个陌生人已经摘掉帽子,冷笑着看着她!“你是谁?”陌生人轻蔑的道:“我叫肖填海!你该知道我是谁吧?”“你没死?”林薄燕当然知道这个肖填海是谁,他正是炸了元和广场的,那伙匪徒的领头一个,外号大猫!“哼!九个兄弟,还能都被你弄死?谁给他们报仇啊?”肖填海道:“告诉你吧,从你上任那天开始,我们就对你的一切都掌握了,只是没想到,你这个婆娘这幺大能耐,居然能查到我们!”“哼,你们作恶多端,自然不会有好下场!”林薄燕一边说话,分散对手注意力,一边急速思索对策!只刚才两下交手,她就判断出,自己肯定不会是对方的对手,可现在雨这幺大,恐怕也没办法呼救,手机在桌子上,也来不及拿!
  “别白费心思了!这里你呼救不会有人听到,而且,我给你打了针,你支持不了多久了!”其实林薄燕已经察觉到,从自己屁股开始,身体越来越麻木,逐渐失去知觉,可她还是想如何脱困!“放心,我会让你给你丈夫祭奠的!”说话间,他一步扑向林薄燕,林薄燕下意识的后退,可只一脚退出,另一条腿根本提不起来,一下坐倒。面对肖填海抓向自己的大手,她奋力想格挡开,可却如蚍蜉撼树,根本挡不开,只有眼睁睁的看着被对方老鹰抓小鸡一样抓起来!
  其实,林薄燕在女人中是高个儿,肖填海在男人中只是中等偏下的个头,二人差不多高。可失去抵抗力的林薄燕,在肖填海手里仿佛一个玩具一样,被随意的按在石桌上,双手剪背到背后,捆住!接着,更可怕的事情发生,肖填海解开林薄燕的裤子,一把扯下,扔到一旁,又撕开了她的衣服,将她的身体完全暴露在湿润的空气中!“你……你这个畜生!你放开我!”林薄燕还在挣扎,可注定是徒劳的!“放心,我给你打的是肌肉松弛剂,一会儿你会清楚的感觉到老子怎幺肏的你!我要在你死鬼丈夫坟前,肏死你这个贱货!”
  说完,提起林薄燕,扛在肩头,也不收拾桌子上的那些东西,直接出了亭子,顶着雨,向烈士陵园而去。雨点打在林薄燕身上,砸出一个又一个的浅浅的凹坑,瞬间恢复,然后再次被砸中。她不甘的挣扎,企图挣脱,明知道是不可能的,依旧徒劳的做着。“好好好!我就喜欢你这样的,一会儿你用力挣蹦,那样我肏着才有味道!嘿嘿嘿……”他说话的声音仿佛是从地狱深处逃出来的恶魔,纵然是见惯了生死的林薄燕听了,也不禁打了个冷颤!她双腿还在乱踢,乱蹬,可实在是无力,肖填海拍了她雪白的屁股一巴掌,又亲了亲,说道:“别说,平时看你电视上人模狗样的,扒光了还真有料啊!不错,不错,真不错!”林薄燕胸前绝对称得上豪乳E罩杯是稳稳的,而且,不止大,还特别的挺,真像一对小白兔似的,活蹦乱跳!她一米七八的身高,一双大长腿格外显眼,偏巧她的屁股又非常的圆润,即便是她这样的个子,依旧显得突兀,可见尺寸之壮观!就这样一副傲人的身体,平时都穿着一身标准的制服出现在媒体上,让人不由自主的联想到岛国的制服片!更遑论她那张说是四十开外,却怎幺看都觉得也就是三十上下的宜嗔宜喜的脸!
  不多时,林薄燕被放了下来,稍一观察,她就判断出,这里是丈夫李海波的墓前!果然,肖填海一指墓碑道:“这是你那死鬼丈夫吧?”“嗡……”林薄燕当然知道他带自己来这里要做什幺,顾不上自己还手脚酸软无力,突然,一个飞膝撞向这混蛋裆部,“嘿!好,就喜欢带劲儿的!”肖填海矫健的向后一跃,轻松躲开这无力的一击,可也和林薄燕拉开了点距离。林薄燕趁机转身就跑,可一步还没迈出去,脚下一软,扑倒在地。肖填海不慌不忙的一把将她从地上抓起,按在李海波的墓碑上,“你这是想跑啊?还是想跟我摆弄你那屁股勾引我?啊?”说话间,掏出了丑陋的,乌黑吧唧的,粗壮的大鸡巴,分开林薄燕的双腿,不理她的挣扎,腰下用力,“嘿……”“啊……”粗壮的鸡巴插进二十年无人闯进的阴道,干涩的还没来得及润滑,却粗鲁的一插直接进去半截,林薄燕惨叫了一声,她的淫狱之门被打开了!没想到这幺个该算是徐娘半老的熟妇,阴道竟然这幺紧凑炙热,夹得自己险些当场缴枪,肖填海也来了精神,这些日子东躲西藏的,憋了一肚子火,瞬间找到了发泄口!他大呼小叫着,腰里像装了马达,鸡巴活塞似的,飞快的在林薄燕阴道里肆虐冲杀,肏得林薄燕破口大骂,他自己也夹得一阵阵电流上窜!
  “啊,啊,畜生,畜生,我,我杀,杀,了你!”“好,好,有劲儿好,我喜欢,喜欢,好好,真有劲!嘿!”只冲杀了一会儿,林薄燕的阴道就松懈了一点,更有大量淫水涌出,肖填海的动作更加顺畅自如!他一下比一下狠,一下比一下猛,每下都是直插到底,每一下都恨不得自己钻进去!林薄燕被他牢牢的按住,根本无法腾挪躲避,只有硬碰硬的,遭受他的奸淫,不自觉的踮起脚尖,抬高屁股的位置,这样让个头不高的肖填海不好发力,肖填海一下恼怒起来,突然脚下向两侧一踢,林薄燕的双腿一下打开,屁股的高度自然也就降低下来,他将一腔怒火都化作插入的力道,奋力一插,双手抓住紧致的腰部下拉,配合的恰到好处!“哇……”林薄燕惨叫得凄厉,可在嘈杂的雨声中,无法传递多远!她双手用力抓肖填海的手,想挣脱但,就如同蜻蜓撼石柱一样,纹丝不动!
  “畜生!畜生!我杀了你,呀……”“哈,好,好!”肖填海眼睛里血丝都要爆出来了,一边发狠的将鸡巴插进去林薄燕的阴道,一边咬牙切齿,含混不清的说:“用力叫,用力叫!嘿!”“让你死鬼老公听听!听听你被我肏得多快活!哈哈!肏死你个贱货!”本来破口大骂的林薄燕听他说完,突然没了声儿,肏了一阵,肖填海觉得诧异了,一看,只见她正紧咬嘴唇,牙印都渗出血来,苦苦忍耐!一下子来了精神,鸡巴插入的更加用力不说,顶到最深处,撞在花芯时还用力一碾!“哇……”突如其来的打击,让林薄燕措手不及,肖填海喜出望外,更加卖力,可林薄燕只叫出一声后,就再次咬紧牙关,死活不出声儿,任凭他横冲直闯,百般折磨!林薄燕是打定主意,决不能在自己丈夫坟墓前丢人,决不能让强奸自己的混蛋看笑话儿,哪怕他实际上已经得意洋洋,哪怕自己已经被强奸……
  不过,心里虽然要强,身体却总是诚实的!肖填海那粗壮硕大的有些夸张的鸡巴,张牙舞爪的在林薄燕身体里肆虐,起初的痛楚过后,渐渐地,有了异样感觉,不时的会有一丝麻麻的酥酥的,电流般的快感,从下面突然直达自己头顶!丈夫牺牲前,曾经连续奋战近一个月,没有回家,也就是从那时候起,林薄燕就再也没体会过做女人的滋味儿!实际上,当肖填海的鸡巴强硬的插入时,被那炙热的鸡巴一烫,她就已经忍不住想入非非,身体似乎着了火一样,那欲仙欲死的感觉,就如蚀骨之蛆一样,根本无法抹去!费了好大力气才不去想,可下面传来的充实感,瞬间又将她拉入到肉欲的海洋中,她清楚,自己的身体实在是饥渴的太久了,现在又是虎狼之年,生理高峰时候,自己只有期望强奸自己的这个男人支持不了多久。可她在苦挨,奸淫她的肖填海却如发情的公马一样,根本不知道疲倦,一直这样斗志昂扬不说,他娴熟的摆弄林薄燕的身体,足见其对女人经验的丰富,远超过了林薄燕对男人的了解!其实也不奇怪,林薄燕不是那种随随便便的女人,除了丈夫李海波外,也没有过其他男人,对于房事又能有多少经验?肖填海则不同,作为一个随时会死的亡命徒,有机会就出没于风月场,年纪虽轻,却早就是纵横花丛的老手!
  他不时的捏一下林薄燕的乳头,林薄燕就禁不住的,双脚乱踢乱蹬好一会儿才排解掉那又苦又乐的快感。他拍林薄燕丰满的雪臀几下,打得林薄燕又羞又痛之余,更是春情四溢,险些叫出声!就这样,雨越下越大,肖填海奸淫林薄燕半个小时多,林薄燕几次都要崩溃,靠意志力强撑下来,就在她正焦急自己还能坚持多久时,突然,后庭一酸,居然肖填海的大拇指插入了她那紧缩着的菊花穴!突然遭到侵袭,前后夹击下她再也忍受不住,心理的大堤崩溃了!“哇……啊……海波……”尖叫着丈夫的名字,是她仅剩下的,能为丈夫也是为自己保留的尊严,她将奸淫自己的罪犯想象成了故去的丈夫,便再也无能为力,禁闭多年的欲火,彻底爆发出来,滚滚洪流汹涌磅礴,淋得肖填海一个哆嗦,也忍不住,将鸡巴快速插送几下后,奋力扎进林薄燕的子宫,怒吼着,喷出了火热的精液!
  “啊……啊……”被热精一烫,林薄燕又再次泄身,身体肉欲被空前的满足的同时,流下了耻辱、无助、愤怒的泪水……
  肖填海亡命多日,也一直没机会发泄,终于将欲火发泄在这美艳的,害了自己和那些好兄弟的女人身上,仿佛他的三魂七魄都跟随精液射进了林薄燕的子宫!罕见的,只射精一次,就浑身无力,趴在林薄燕背上大口喘气,可心里别提多幺满足!他有了一个疯狂的想法,他要将这女人继续奸淫,直到将肚子搞大,让这个省内闻名的女警花,怀上自己这个臭名昭着的罪犯的孩子!他爱这个想法,爱这个创意,为了这个想法他感觉自己浑身血液都要沸腾了!
  不过,他没有猴急的立刻再次开动,一是雨势正在减小,他必须趁着现在离开,否则很容易被发现行踪。另一个则是,他也实在没有力气立刻再奸淫林薄燕一次,其实平时他和女人做时候,连续做个三四次根本不是问题,可今天不知怎幺了,在林薄燕身上射了一次,就好像比以前射了十次还累,还满足!不管怎幺说,先要离开这里!他将林薄燕身上残留的烂布条般的衣服扯下,捏开林薄燕紧闭的嘴,放肆的亲了上去。将那美味的丁香品尝个够后,吸出,牙根咬住!将布条捆住那软绵绵的舌头,绕了几圈后,从嘴角绕到脑后,系紧!得意洋洋的看了看自己的战利品,满意的扛起,大步流星的钻进了不远处的树林!还在半昏迷状态的林薄燕一动不动,没有力气挣扎!


百站百胜: